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反腐 >

每个东阳人,几乎都是吃百家尿长大的

2020-07-30 11:56反腐 人已围观

简介原创 任然 Epoch故事小馆这个雕像大家都不陌生了,据说西...

原创 任然 Epoch故事小馆
这个雕像大家都不陌生了,据说西班牙入侵者撤离比利时布鲁塞尔时,想用炸药炸毁市政厅,男童于连急中生智的一泡尿浇灭了导火线,拯救了布鲁塞尔的市民。
为了纪念,他的形象被留了下来,并且就这么站着尿了四百年。四百年,如果于连长大以后知道自己要以这个形象万世流芳,不知道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年的壮举。长大的于连,总也是要面子的吧!
但在遥远的东方,有一座中国小城,人们虎视眈眈地期待着、诱导着男童们主动脱下裤子——别误会,他们的目标很单纯,他们只要尿而已。每当春天来临,全城的大街小巷,随处可见石头砖头临时搭出来的灶台。这是东阳街头的独家城市景观,每个灶台都像一座神龛,“供奉”着一整锅黄色尿液,炖煮着鸡蛋。
童子尿煮鸡蛋,是东阳每年的春日限定,还登上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想象一下高速休息站的公厕、北京胡同未经优化的便坑、原生态旅游景点的旱厕放在一起浓缩提纯,差不多就是春季东阳街道的味道。
江南春天温暖湿润的空气使每一个气味分子均匀地在空中弥散。尿液在锅中翻涌,浮沫滚滚,送来一阵阵热浪,像一块潮湿的毛巾扑在你脸上,除了味道有点强。
巨大的钢精锅型号不一,大致能装300—600个鸡蛋,当天都能卖完。
这是东阳人的讲究,吃尿一定要吃新鲜的。东阳男孩肚肚会记得那个历史悠久的秘方,“那才是正宗的家乡味。”他说。正宗的童子蛋完全用尿,不加水,煮上一天一夜,熬干,把鸡蛋捞出来敲碎,再往里添尿,继续煮入味。
煮出来的色泽与纹路与茶叶蛋别无二致,但经历过东阳春夏的暖风和街边的热浪,你不会弄错童子蛋和茶叶蛋,那是只属于东阳的“春天的味道”。
鸡蛋易得,童尿难求。要添满一整锅,需要集腋成裘。
谁控制了童尿,谁就打赢了这场商战。
于是,小学和幼儿园成了“兵家必争之地”。
每个投机的童子蛋商贩都要抢占山头,你收甲班,我收丙班,互不侵犯。这是市场相对比较和平的时候。
但全城就这点男孩,每个男孩就这点尿,物资紧俏,没有竞争是不可能的。
据肚肚回忆,在他的童年小学,每年春天,都有阿姨来学校男厕所集尿。
小学校园肮里肮脏的男厕所,对这些阿姨来说,是流着奶与蜜的优胜美地。
就在男厕,她们热情招揽小男孩们,手里举着批发来的廉价玩具,可能是玻璃弹珠,也可能是橡皮圈。“就是普通橡皮圈,我们把它捆在手上当简易弹弓玩。”这些小恩小惠很快俘获了男孩子的心。阿姨脚下摆着彩色的桶或是盆:“来这里尿吧,来这里尿吧。”
“小时候不知道什么是隐私,到了四年级,我就不愿意去盆里尿了。”可能为了想和“陋习”撇清关系,肚肚多次对人强调这一点。

Tags: 东阳 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11927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