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国内 >

优良警风 接续相传(传承红色基因 时代风华)

2020-07-24 11:02国内 人已围观

简介 本报记者 崔 佳 常碧罗 朱广魁(中)向朱晓昙(右)和朱宁...

本报记者 崔 佳 常碧罗

朱广魁(中)向朱晓昙(右)和朱宁讲述重庆历史。本报记者 常碧罗摄

朱晓昙不同时期的警服照。本报记者 常碧罗摄

朱宁,36岁,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刑事侦查支队的一名警察。

父亲朱晓昙,改革开放后重庆第一批警察。

爷爷朱广魁,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批警察。

70多年来,朱宁一家三代从警,和警察这个职业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光 荣

三代人、70多年,“从警一日、奉献一生”

重庆市渝中区纯阳洞2号,坐落着一栋老旧的居民楼,朱广魁就住在这里。

1949年,19岁的朱广魁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西南服务团公安支队,跟随组织从南京一路来到重庆。一枚“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”纪念章,记录着老人过去的经历与辉煌。“这枚纪念章是爷爷从警的见证,也是我们全家的宝贝。”朱宁说。

如今,耄耋之年的朱广魁思路清晰,说话中气十足:“从1949年参加工作算起,我当了40年警察。”40年里,朱广魁曾参与筹备组建重庆市公安局,也在基层派出所担任过政治干事、侦查干事。“当警察,就是为群众办事情。”老人告诉记者,“凡是找到了公安的事情,对普通家庭而言,都是天大的事。”

1979年,朱广魁的儿子朱晓昙当上了交警,“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”成了工作常态。山城道路崎岖,雨天车辆经常侧滑,发生事故。一到下雨天,朱晓昙所在的中队就要全警出动,保障交通安全。在朱宁的记忆里,“爸爸是交警,每逢过年过节,一家人总是聚不齐。”朱宁说,“我中考、高考时,父亲都在工作岗位上忙碌着。”

当交警,节假日陪伴家人的时间不多;常年“站马路”,朱晓昙的膝关节落下了病根。“没得啥子,警察都没那么娇气。”他爽朗地说。“从警一日、奉献一生”,这是朱晓昙从父亲那里学到的作风,现在,他也常常这样教导儿子。

在父亲的影响下,朱宁成了一名刑警。2016年春节前夕,朱宁接到任务去广东清远追捕逃犯,1000多公里路走得异常艰辛,过结冰路段时还发生了车祸,朱宁和同事们都受了伤。简单处理后,他们选择继续上路,直到将逃犯带回重庆才去医院治疗。

什么是警察的光荣?爷爷朱广魁铿锵有力地说:“听党指挥,崇尚法律,保一方平安。”

坚 守

条件变好、装备升级,“干就干好”的钻研劲儿一直在

从50式警服,到红领章绿制服,再到如今朱宁身上的藏蓝色99式警服,70年来,警服的颜色样式在变,警用装备不断升级,不变的是祖孙三人“非干好不可”的拼劲儿。

新中国成立初期,公安工作条件还很艰苦。那时,年仅19岁的朱广魁接到命令,抓捕一个躲在山上以“教学”为名蛊惑年轻人的敌特头目。

Tags: 风华 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14150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