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国内 >

伊米提生活更“甜”了

2020-07-28 18:58国内 人已围观

简介 伊米提·艾山拧开院子里的水龙头洗手。 本报记者 李亚楠摄 ...

伊米提·艾山拧开院子里的水龙头洗手。 本报记者 李亚楠摄

核心阅读

今年5月20日起,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1.53万贫困人口喝上放心水。至此,新疆所有贫困人口彻底告别苦咸水,全面实现饮水安全。

伽师县江巴孜乡的村民伊米提·艾山,见证了当地饮水改善的全貌。从不卫生、容易致病的涝坝水,到打井两三年后就变咸的地下水,再到如今干净清甜的盖孜河水,伊米提的生活变得更甜了。

走进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江巴孜乡依排克其村伊米提·艾山家时,老伴儿孜比尔尼沙·马木提早已将整洁的小院打扫干净,院子里葡萄架、果树、菜地都绿油油一片葱茏。打电话说家里来了客人,在外忙活的伊米提便赶了回来。

“你们先坐,我换件衣服。”伊米提换好白衬衫,拧开院子里的水龙头,掬起一捧水抹了把脸,打上肥皂洗干净手后,又掬一捧水直接喝下肚:“这个水,甜,可以直接喝!”

今年5月20日起,包括伊米提在内的伽师县1.53万名贫困群众一起喝上了放心水,包括伽师总场在内的47万余名各族群众的安全饮水问题得以解决。至此,新疆所有贫困人口彻底告别苦咸水,全面实现饮水安全。

涝坝水——

费劲挑回家,喝了肚子疼

伊米提今年已有80岁,从他有记忆起,“涝坝”就是生活中最常见的东西:星罗棋布的蓄水坑,在汛期将河渠水、冰雪融水、雨水引入其中,便成了人和牲畜的水源。“比家里的院子还大,3米多深,远的在2公里外,近的也将近1公里,要用水桶挑水回家。”

挑水,是伊米提最难忘的记忆,大概从16岁起,他就负责全家人和牲畜的用水。“早上挑两趟,晚上挑两趟,两个大木桶装满水可不轻,压得肩膀疼,不得不小跑,一桶水挑到家,就还剩半桶。刚开始的时候,肩膀经常磨破。”说话间,老人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肩膀,“后来磨出老茧了,就不疼了。”

因为涝坝水几乎就是一潭死水,人畜共饮,里面什么漂浮物都有,所以费劲挑回来的水,并不能立刻饮用,得先过滤沉淀。这样的水,颜色千变万化,有时是红褐色,有时是绿色。在炎热少雨的夏天,涝坝就变成了“锅底子”,坑里的水就变成绿沫子。

这样的水是什么味道呢?伊米提皱着眉头说:“苦!苦得就像嚼了青树叶子。喝了这样的水,肚子疼,疼着疼着就习惯了。”1974年,伊米提还因为喝了太多涝坝水,生病住院70多天。

常年饮用不卫生的涝坝水,一些以水为介质的传染病和地方病高发。伽师县城乡饮水安全管理总站站长韩慧杰说,曾经连续几年,自治区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就常住伽师县开展工作。

有数据显示,改水工程实施前,新疆绝大多数农村人口需要人工解决饮水水源问题,且有部分人生活在水质很差的高氟病区。

Tags: 伊米提 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11927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